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莫愁前路无知己

艺术品收藏展示鉴赏研究交流

 
 
 

日志

 
 

丁丑年大明元宝四十八两考证  

2017-05-16 11:57:06|  分类: 银圆币钞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丁丑年大明元宝四十八两考证 - 莫愁前路无知己 -  莫愁前路无知己
 
丁丑年大明元宝四十八两考证 - 莫愁前路无知己 -  莫愁前路无知己
 
丁丑年大明元宝四十八两考证 - 莫愁前路无知己 -  莫愁前路无知己
 
丁丑年大明元宝四十八两考证 - 莫愁前路无知己 -  莫愁前路无知己
 
丁丑年大明元宝四十八两考证 - 莫愁前路无知己 -  莫愁前路无知己
 
    丁丑年,大明元宝,四十八两,阳文笔画高低错落有致,十分漂亮。在已见过的阳文铸币中,惟此品最具特色,元宝之所以用阳文,可能是国家铸币的一种防伪标志。因为,阳文只能初期铸造上,阴文后期可以随便打印上。银锭铸造精美,有粗略打磨过的痕迹,重量为1500克。银锭全身硬绿,锈斑最厚处达5毫米,成疙瘩状。
    为了弄清这锭比常品少二两的银元宝,查阅了很多资料。《中国货币史》称:“普通大元宝是五十两一锭,下面再分各种大小的小银锭。”旧谱中的大银锭都是五十两,再重的就属镇库之宝了,经化学鉴定,确认为白银所铸。
    明代中叶以后,白银逐渐成为主要支付工具。银锭有五十两、十两、五两、一两等,一般使用阴文刻银炉或银匠姓名,后兼用阳文,阳文多是打印上去或铸上去的。
    明王朝在建都北京后,于永乐元年(1403年)改北平府为顺天府,从永乐元年到崇祯十年(1637年)共有五代皇帝年号时逢“丁丑”,即景泰八年(1457年)、天顺元年(1457年)、正德十一年(1517年)、万历五年(1577年)、崇祯十年(1637年)。其中,景泰八年和天顺元年同在1457年,此时明朝的白银生产和流通尚未进入盛行期。到崇祯十年,明王朝已危在旦夕,白银作为主要支付工具的时期一去不复返了。所以笔者认为,此银锭当属正德十一年或万历五年所铸,后者的可能性最大。
   银锭重四十八两者史无记载,面前的银锭又是客观现实。五十两银锭应是地方政府收取民间各类赋税之碎银后,为便于上缴国库而统一铸造的,每四十八两税银,按大明法律须加二两“火耗”。“火耗”即铸钱时金属的损耗。《元史·刑法制》记载:“其有巧立名色,广取用钱及多称金数,克除火耗,为民害者,从监察御史廉访司纠之。”又载:“至明代中叶田赋征银,以弥补折耗为名,另征火耗……均为赋税正款的勒索。”可见,当时各级地方政府所铸银锭均为五十两(内含二两“火耗”)。四十八两的银锭乃国库所铸,当然就不需要再加“火耗”了。按当时的计量,四十八两就是三斤足银。
    四十八两银锭属非流通货币,可能是帝王为赏赐功臣而特铸,具有勋章加奖金的双重含义。对获奖者而言,这是一种极高的荣誉,能够获此殊荣者屈指可数。此类银锭在经历400余年之后,所存极罕,具有一定的学术价值。
大明元宝及相关问题考略 
         这种宝银的两端呈圆孤形并向上隆起,高翘如船状,整个银锭呈马蹄形,其面有三行楷书铭文:左为“丁丑年造”,右为“四十八两”,中间是四个楷书大字“大明元宝”,“宝”字中部写法从二“王”,均是阳文。经实测,这四枚银锭形制比较标准,造型统一,元宝正面通长107MM,厚度60MM,上下端等宽55MM,阔腰处宽63MM,底面通长61MM,上下端等宽38MM,腰宽43MM。表面凹陷,锭面隐约可见浇铸冷却后形成的水波纹,底坐略有凸凹呈蜂窝状,重量达1500克。
        元宝,是中国货币史上一种特有的货币形式。它是一种银铸的贵金属,唐代始铸,并有实物存世。宋、金两代,时有铸造,元代时颇为盛行。这种银锭虽不是法定货币,但当时社会上却通常作流通货币使用。本文仅就笔者所见到的“大明元宝”及其相关的一些问题做一推论式的考证。
一、“大明元宝”的真伪问题
         笔者就所见“大明元宝”的真伪问题征询过本地一些泉界同好的意见:有的认为实真;有的认为假造;有的提出质疑,真伪各半,难下结论。因笔者亦曾见过不少此类形制的元宝赝品,亦不敢擅自断言真伪。对此,就“大明元宝”的出土概况、基本特征和鉴赏过程作一介绍:1、出土概况:笔者在民间先后见到的这四枚“大明元宝”,时间跨度长达一年多。经详细询问银锭持有者,其中:二枚出土于古城郊区,系村民坑中取土时掘得;一枚系村民盖房挖地基时所获;一枚系村民刨树时获得。由此可知,这四枚“大明元宝”出土地点不在一处,相距二、三百里;再者,从另一方面讲,这四枚“大明元宝”的持有人即不是倒买倒卖的投机钱商,也不是走村串乡收购古董的小贩,而是直接挖掘出银锭的乡下村民。因笔者闲暇时爱好收集和研究古币,非常关注这方面的信息,单位同事便介绍而来委托鉴定真伪,并不出让,故并不存在乡民假造以谋取暴利之事。 2、基本特征:经笔者细审辩识,这四枚银锭通体附着一层坚硬的褐黑色物质,外有一层黄土附体,裸露部分有灰黑色包浆,原始自然,是出土未久之物。其中从城郊出土的一枚因乡民不识,用铁铲刻刮磨损较重,锭面文字损害更甚,露出洁白如雪的银质,给人以光亮温润、色泽调和的感觉,那紧紧粘附在银锭体上的褐黑色物质,如无数百年入土侵蚀之功是难以形成的。再观整个银锭制作精整,形制标准如传统之“元宝”型,锭面铭文书体端庄大方,笔划挺拔有力,凝重自然,极具名家气势,隐隐透出明末清初时期之书法韵味。“宝”字从二“王”,结构瑰丽奇秀,更富有时代特色,观之不禁令人拍案称奇。3、鉴定结果:在征得持有人同意后,对元宝进行了打洞取样分析,证实该锭属银质无疑,且成色较高,非一般民间藏银所能比。另一银锭持有者对他人“假锭非银”的看法十分不满,与人当场打赌,断然用锯条切开银锭,露出的不是铅锡物质,而是如雪质地的白银,令被赌者瞠目结舌,始料未及。因当时笔者在场,至今回想起来,仍是记忆犹新,历历在目矣。
          综上所述,笔者倾向第一种观点,亦即“大明元宝”确系明代故物。然而,这种“四十八两”之“大明元宝”却史无记载,至今各地仍不见有出土报告。近年来出版的《中国历史银锭》与《中国元宝图录》虽编著宏大,搜罗广泛,却也无此辑录。但我们并不能因之而否定它的存在,武断的认为属民间伪造或臆造品。
二、明代有无可能铸造“四十八两”之“大明元宝”
         明初,政府推行纸钞,禁止民间私易金银。这种禁用金银的政策直到明英宗正统元年(1436年)方显松动,随即“朝野卒用银,其小者用钱……钞壅不行”,到了弘治时期(1488――1505年),政府钱钞皆折银计算,纸币已经名存实亡。这一时期随着城市手工业的迅速发展,农副产品商品化程度增加,在一些行业里产生了资本主义萌芽。与此相适应,表现在货币上的变革就是白银在明中叶获得正式货币地位,并成为流通中的主要货币。据史书记载,明代白银的使用,仍以锭为主,其银锭的形制基本上还是元代模式,为重约“五十两”的“元宝”形,不但银条少见,就是砖码形的银锭也少见,因为“元宝”携带比较方便。从前中国人携带钱财不是放在衣袋里,而是缠在腰间,左右各缠一个,故自古以来就有“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的说法。
         从史载、出土及传世的实物来看,明代的元宝重量是不统一的,即有五十两一锭的普通大元宝,也有各种重量不等的小元宝。明定陵曾出土银锭,长11.9厘米,宽7.4厘米,厚2.9厘米,重1861克,锭面铭文为阴刻文:“浙江金华府解万历四十七年征完解京库银伍拾两正计一定银匠沈其文”。近年山西太原明晋王陵还出土两枚金锭,形制与银锭相似。另据《明会要》卷三五《课程四》:“嘉靖十四年……每二十两倾成一锭。”又“四十一年……每五十两煎成锭,转解太仓,以备文武官员折俸等项支用。”《兰台奏疏》卷一《马从聘查参解官疏》:“题为解官换锭盗银……臣等复取银锭原造字迹逐一辩验,每大锭上各造某州县漕折银一锭五十两整,及银匠姓名,小锭止造某州县及银匠姓名,并无造明银数。”1995年春,四川洪雅县明墓出土银锭一百二十几块,都是元宝形。每块自市枰几钱重到二十几两。明代的银锭除重到几钱到五十几两外,亦有超大型的,重达五百两。明代著名文学家冯梦龙《甲申纪事》载:“时内库尚存金一窖,银若干窖。元宝有重至五百两者,镌有永乐字,至是皆为贼有”。(见《玄览堂丛书》)。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时,日军抢到两枚大银锭。一枚上面有“万历四十五年四月吉造镇库宝银锭重五百两”字样。现藏日本造币局。由此可见,明代的元宝大小是不等的,重量各异。有大锭,也有小锭,从这方面分析来看,明代铸造“四十八两”之“大明元宝”也是很有可能的,这符合当时明代白银使用实际和银锭铸造的惯例。
三、“大明元宝”的铸造时间问题
        倘若能确定“四十八两”之“大明元宝”为明代之物,就有一个问题需要分析,即“大明元宝”铸于何时?是明早期、中期或是晚期。下面,我们结合相关史料及出土实物来做进一步的分析研究:1、明初采取“闭关锁国”政策,太祖不许寸板下海,经济发展滞缓。在币制上,推行钱钞政策,禁用金银,甚至禁止开银矿。《明太祖洪武实录》卷之二五一:“洪武三十年三月甲子,禁止民间以金银交易”。明发行钱钞,不备金银本钱,禁止民间私易金银,只许以金银向政府换纸钞,官价钱一贯等于银一两,四贯等于金一两,虽说这种禁用金银,推行纸币的做法收效甚微,但明政府禁用金银的政策直到明英宗正统六年(1436年)才开始有所松动。因此,可不可以这样认为:明政府决不可能一方面禁用金银,一方面又去铸行“大明元宝”银锭。“大明元宝”的铸造时间绝对不会早于明英宗时期,只能是明中叶以后的事。2、传世有一种“大明通宝”铜钱,背有户、工、帅、南等字。因泉界考证背铸户、工等字的做法,天启以后才盛行,故定为明末鲁王朱以海1644年铸行。但是否铸造过“大明元宝”史无记载,也无从查考,只有铸“大明通宝”的记载:黄宗义《行朝录》“崇桢十七年,(鲁)王回越,铸大明通宝钱”。三余氏《五藩实录》“鲁王名以海,避难台州,乙酉六月立,十二月铸大明通宝”。以朝代为名铸钱,在我国货币史上并不鲜见。它始于五代时的后蜀和南唐。但这类钱都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并不铸行于朝初,而是铸行于朝末,甚至于亡朝亡国之后铸造。如唐朝几百年没有铸大唐通宝,而由五代十国时的南唐铸“大唐通宝”;宋朝在全国统一时的北宋没铸大宋元宝,而在仅保持半壁江山的南宋铸“大宋元宝”;蒙古人不在铁木真或忽必烈时铸大元通宝,而在币制行将崩溃的武宗时铸“大元通宝”;明朝不在洪武或永乐的鼎盛期铸行大明通宝,却在明末将要亡国时铸造“大明通宝”;满清不在康乾盛世铸大清铜币,而在国势日下、内外交困时铸行“大清铜币”。如此等等,我们不难看出,中国的封建统治者越到王朝衰微之时,统治权不稳固的时期,越喜欢夸大其辞,撑起空架子自欺欺人。明末的统治者铸行“大明通宝”或“大明元宝”,原欲祈求王朝永固、国势昌盛的心态怎么也抵不住狂风骤雨般的明末农民起义的打击,便转瞬之间梁倾柱摧、土崩瓦解了。故此,“大明元宝”铸造于明末乱世之际是极有可能的。3、从银锭上文字的演变来看,我们不难发现:明以前银锭上文字都是阴刻文,而且多是铸成后镌刻上去的。直到明初以后一个相当长的时期,仍在采用这种办法。如1955年春四川洪雅县明墓出土的银锭上面都有文字:阴刻文。这些银锭大多是正德年间所铸,少数为嘉靖初年所铸。明定陵所出土的五十两马蹄形银锭,属万历四十七年所铸,锭面上文字亦是阴刻文。这是明早期银锭所固有的特征。但到后来,就兼用阳文,并逐渐成为惯例。阳文多是打印上去的,或铸造的,没有事后刻上去的。明中叶以前,银锭这一货币形式还没有大规模的通行,至少明政府没有正式用银锭作普遍的支付工具。因此,地方和民间铸行的银锭上文字多是阴刻文、少有或没有阳文。即使有,也是打印上去的。而笔者所见的这四枚“大明元宝”银锭上的文字全是阳文,且能一眼看出是铸造而成的,特征非常明显。这说明此“大明元宝”的铸造年代不在明初,而应是明代中叶以后。4、从目前已出土发现的明代银锭实物看,明中叶以前,甚至明中叶以后的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内,银锭上的文字数目是很多的。明以前元朝银锭上有50多字的,因明袭元式,故明代银锭上也有五、六十字的,这些文字有时是说明银锭的来源,上面差不多都有银匠的姓名,是银锭成色与重量的保证。前述明定陵与四川洪雅明墓出土的银锭,字数都达十几个到五、六十个不等,这是明中叶以前铸造银锭的又一个显著特征。明中叶以后,由于白银成为流通的主要货币,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实行的“班匠”征银和万历九年(1581年)推行的一条鞭法“计亩征银”,使得白银为各阶层人民所普遍需要。这就使得许多银锭上可以使用同样的文字,而不必一只只镌刻,故可以直接铸造成文字,方便快捷,更有利于白银的使用和银锭的流通。因此,文字也随之发生了转变,字数也由繁到简,相应的趋于减少,有的小锭上面只有一个年号。到了明后期,不仅大宗交易用银,连小买卖都使用白银,这在明朝的野史杂记、戏曲小说里都有生动而翔实的记录。因此,“大明元宝”上简捷而明快的文字更能适合明后期各阶层民间交易与贮藏的需要。那时,商人们以银量富,有银百万两称大贾;几十、几万两称中贾;千百两的则为小贾。上至皇帝、官僚,下至中小地主竞相搜刮积银,如明英宗朱祁镇就是一个爱好贮银的皇帝;正德、嘉靖时,权倾朝野的大臣刘瑾、朱宁、严嵩父子等所藏白银亦皆千、百万两计(6)。因此,“大明元宝”为明后期所铸造也是有一定道理和依据的。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